寧瑪派傳承 寧瑪派傳承  <密宗編年史> 藏傳佛教是開始出現於土番王朝第二十九代國王拉託託日列占時期,到了第三十三代國王松贊岡布的時候,西元629年 ,唐太宗貞觀年間,與唐朝王室及尼泊爾王朝聯姻,唐朝的文成公主與尼泊爾赤准公主被迎請入藏時,其嫁妝裏各有一尊釋迦牟尼佛像及大量佛經。 當時,為安置佛像及佛經,並為了調伏古地形學說認為西藏地形有如女羅剎惡魔的說法,而大事興建以大昭寺、小昭寺為主的108座寺廟,此時雖然興建眾多寺廟,但卻沒有西藏本土的出家僧侶。 在這同時,松贊干布派許多人留學印度,學習梵文和巴利文,其中一位大臣吞米桑布札創造了現在所使用的藏文,影響後世西藏佛教及文化甚為遠大。   到了第三十八代國王赤松德贊時,頒詔崇佛,特地迎請:堪布菩提薩埵(印度薩霍爾王之子希瓦措)、蓮花生大師及許多佛學家專業人才來到西藏,修建西藏歷史上第一個仿造印度古廟沃丹達波寺的形式,揉合漢、藏、印三者建築風格於一體的桑耶寺。   藏王赤松德贊並從印度、尼泊爾各地迎請佛教學者,培育翻譯人才,大量翻譯佛經,始以毘盧遮那大師為首的七人預試出家之後,藏族三百人相繼出家,初建僧團,佛法於是大興於雪域。   寧瑪派的六大母寺 西藏整個佛法的根源為密咒舊譯(寧瑪)大法部,寧瑪派之下以各派的創始人或其代表性的寺院之名為名,主要有在雪域的西邊的多傑札寺、敏珠林寺,中間有雪謙寺、卓千寺,東邊有噶陀寺、白玉寺,這就是寧瑪巴六大傳承系統,以及其他較小傳承系統。 ▲ 「噶陀傳承」十萬虹光 – 1161年 首創噶陀寺的開山祖師「旦巴德協」,是文殊菩薩的化現,他曾是印度大成就者「巴惹打札」阿羅漢,後為「先打迭娃」,在西藏曾化身為「依喜措嘉」,後為大譯師「依喜運努」等轉世。「旦巴德協」於西元1122年誕生在康區四水六崗的只札崗,自幼厭世不喜酒肉,五歲起寫字念書,六歲起畫佛像塑佛像,學習心算學、新舊醫學、詩詞歌賦、世法訴訟、背誦大般若波羅蜜多經,期間他向巴旃阿闍 黎受 居士戒。    長灘島九歲,厭離世俗,聽其父言在長兄的吉祥法輪寺學經律論三藏,開始接受大乘菩薩戒,長兄為他演說佛法,令其歡喜異常,接著開始接受「金剛多摩<拙火>上樂金剛灌頂」,殊勝證悟徵兆出現後,又灌吉祥天母心咒,他從來未曾修學,卻能自見吉祥天母降臨。   二十九歲,其上師蔣頓巴預言他在岡巴修行將有虹光化身的成就,若去噶陀聖地蓮師修行地弘法教化,將有十萬個以上的弟子虹光化身,所立教派將流傳千年以上。接著,又到讓日康瑪與施身法祖師“覺”派祖師馬其羅尊之子突運、成就者“瘋僧”竹吞運巴頓丹學習施身法傳授;又到多波地方與密勒日巴尊者的大弟子達玻拉吉學大手印,在札日之地閉關四個月。圓滿成就後,他回到上師處,將心得供養上師,此時誦六字大明咒時口出虹光;上師賜與全套法衣、加持物、哈達後,他前往找尋噶陀山。    旦巴德協在半路上遇到大寶法王噶瑪巴杜松虔巴,又與之學法灌頂為其最殊勝弟子,當時所有大成就者中,他依止上百個上師,所有次第皆為圓滿。   三十六歲他到達噶陀山下,往後其弟子聽法者與日俱增,多達千人以上,他們白天修廟,晚上聽法,一面聽法懺悔業障,一面苦修建廟,所有的工匠、石匠、工藝匠均日以繼夜地盡心修建噶陀寺。噶陀寺自西元1159年起建,歷時兩年,至龍年完成。 噶陀寺中有一大殿,大殿旁有貢嘎拉(花園)、覺香廳。殿內有高大佛像、壁畫,佛像為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佛及八大菩薩、門神、護法等壁畫。所珍藏的法物有蓮花生大師與貝瑪密札的手稿、印度幻化五部貝葉經、大成就者桑答足普巴的袈裟、紅教大成就者哈傑蘇波切.釋迦冏涅的牙齒、阿底峽尊者的班智達法帽、努尚吉耶喜的普巴杵、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子、丹珠爾、甘珠爾大藏經的手抄本、用金汁液寫的大般若經、用銀汁液寫的大般若經,一共有一千三百多函。      七十一歲時,他召集所有弟子,告誡他們: 不論你們的見地有多高,佛法的精華在於律宗,所以一切言行舉止,要仔細謹慎;佛法的要旨不 買屋在對語句經文的通達,而在於其中勝義心要之理解與實証; 不論在顯密大小乘任何次第中,沒有比調伏自心更為重要! 你們應把自己放在卑微之處,謙虛地學習;你們要專心努力的修行,並要把修行當作唯一的目標。    他再三叮嚀: 修行一定要永遠記得菩提心,不可忘失,一定要反觀自性,不向外求! 此時,噶陀寺作一個盛大的薈供,薈供圓滿後,弟子們知道他即將涅槃,再三請求他住世,旦巴德協祖師說:此身真實利益眾生之因緣已盡,我即將到無量光佛的淨土。祈願佛法綿延長存,昌隆廣佈,持法者常住在世,利益眾生。接著,他走到聖法眾喜花園,面向西方,結心性安息印,而後涅槃。 ▲ 「多傑札傳承」北藏「強迭」– 1599年 多傑札寺的教法基礎是建立在所謂的北藏「強迭」傳承上,而所謂的北巖傳法是指由蓮花生大士所留下的上部伏藏而言,北藏是由取藏者雷欽貴登(rig-‘dzinrgod-ldem,1337-1408,雷欽指持明者,貴登指鷹羽)所取出。 傳統上,這和五大伏藏法王中第一位巖傳法王「楊利尼瑪哦色」(Nyang-ralnyi-ma‘od-zer,1136-1204)與第二位巖傳法王「法之自在者─咕嚕秋旺」(又叫卓之汪竹guruchos-dbang,1212-1270)所取出的南藏「索迭」有所分別(六大寺中的敏珠林寺與白玉寺即是以南藏為主,而索迭的傳承是以噶陀寺五位黃金法台為主)。而這三位掘藏大師,在西藏佛教傳統上被認做是蓮花生大士的身,口,意的三化身。 雷欽貴登於1337年藏曆的 一月十日 出生於娘域,出生後取名為峨祝佳參。其出生有大異兆。他的父親是一位善修普巴金剛的寧瑪瑜珈士,雷欽貴登年輕時就從其父學習這些教法,八歲時能圓滿普巴法的禪定。於十一歲時,他的頭頂長出三根像是鷹羽的羽毛,二十三歲時,又長出兩根,因此,他被又被稱做貴吉登楚堅(rgod-kyi-ldem-‘phru-can,頭長有鷹羽的人)。之後,也有人稱尊者為雷欽千波(rig-‘dzinchen-po,大持明),這個稱號之後也成為歷代轉世的頭銜。 1364年,一位名叫孟拉桑波札巴(mang-lambzang- 租辦公室pogrags-pa)的喇嘛在將由波龍(gyangyo-po-lung)這個地方取出了一些伏藏,其中有八件伏藏是指引有關如何取出另一些埋藏在桑桑拉札(zang-zanglha-drag)的伏藏指引(即巖庫標題)。1365年的新年,桑波札巴將這些指引交給頓巴索南旺秋(ston-pabsod-namsdbang-phyug)與兩位隨從,囑咐他們在桑桑山的東面將這些文件交給一位“手持佛像及念珠的瑜珈士”。一個星期以後,當這三個人在札龍寺(brag-lung此寺即在桑桑山旁)的河邊吃飯時,雷欽貴登手裡分別拿著念珠與普巴金剛的佛像由遠方走來。經過一番交談,此三人認定雷欽貴登符合一切的授記預言,就將所有的伏藏指引交給他。 雷欽貴登回到拿孟隆(sna-mo-lung)後,他預言說當木星進入鬼宿時(大乘佛教認為釋迦牟尼佛出生於此時,是大吉兆)即是取出伏藏之鑰的時辰。1366年 六月八日 的黎明,一道白光射中札桑山的山頂,顯示出一塊為薄雪覆蓋的地方。在此山之山頂,一塊被三個石碑所環繞的白岩石之下,雷欽貴登取出了七卷巖庫標題,指示如何取出下一步伏藏的紙捲。 兩個月後,1366年 八月四日 ,雷欽貴登正給予其弟子們普巴金剛的灌頂。當正要引領弟子進入壇城時,雷欽貴登卻又帶領大家進入附近一座看起來像是毒蛇蟠聚的山(dugsbrulspung‘dra)中。依記載,當他們到達那裡時,空氣中充滿著的香氣與虹光。隨後,一行人到達山的西南面,那時已經是黃昏,遍空充滿著夕陽的紅寶石色彩。他們爬到一座山洞,留下兩位弟子守住洞口,雷欽貴登進入山洞,並且開始祈請。當太陽下山以後,整個山洞開始震動,代表取出該伏藏的法主已經來到此地。 午夜,順著油燈的燈光,他們爬到一塊有自在金剛形象的岩石邊,當雷欽貴登用他原先所取出的標題紙捲向金剛像壓下時,出現了一道門,通入一個三角型的小室,在此小室中,有著一條淺藍色黃腹的蛇(應是石蛇,非真蛇,是護法守護巖傳法),大約有人的手臂這麼粗。蛇身蟠踞,頭向著東南方的一塊深藍色方形石頭,石頭上有類似九塊銀色指甲紋路,排在一起如同龜甲。此?結婚西裝D的蟠踞之型,像是一塊八面寶石,在它的心中,有三塊特別的突起,從這三塊突起處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一個紙捲與一顆象徵性寶石。蛇所蟠踞的中央,放著一個栗色的皮盒,其內有五個小貯藏室,分別是北藏的五支伏藏法本。 由中央深紅色的小室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三支絲綢包裹的普巴杵,以及四本阿底瑜珈部的普巴金剛法本—“直指普賢心意”(kunbzangdgongspazangthal這是西藏佛法上寧瑪巴最著名的阿底瑜珈法本之一。這法本很特特殊不像其他的北藏法本,主要是以手抄本傳世,這套經典以後曾被刻印過至少兩次以廣傳)。同時,雷欽貴登也在此小室中取出了蓮花生大士的頭髮舍利等加持聖物,以及用藍絲綢所包裹的三十個紙捲。 在東方小室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名為“遮止因果”(rgyu‘brellaldogpa)的法本,名為“心意如虛空法”(dgongspanammkha’dangmnyampa’ichos)的教法,以及名為“本淨自生自顯”(kadagrang‘byungrangshar)的密續。在南方小室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許多儀軌法本,如“四支修習成就”(snyensgrubrnampabzhi’ichos),“忿怒黑嚕嘎自生自顯”(bka’brgyaddragporangbyungrangshar)等等。同時,此室中也發現了巖傳普巴金剛九面十八臂形象的法本。在西方小室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“七支緣起法”(rten‘brelchosbdun),“輪涅總聚”(‘khor‘dasdbangsdud)等等各種法本。在北方小室中,雷欽貴登取出了許多誅法法本,醫藥法本,以及指導如何做“垛”(mdos可能是指多瑪)的法本。取出此“五藏”後,雷欽貴登將每一部又分為一百零一個部分,並以四方空行母的種子字予以標示。然後,他將這些伏藏傳授給適當根器的弟子,開始北巖傳的傳承。 雷欽貴登同時以發現七個蓮花生大士預言中的”秘境”(sbasyul)而聞名。在伏藏的傳統中,”秘境”乃是在西藏遇到危難或迫害,蓮花生大士指引西藏人可以躲藏的地方,一般是山谷或大山洞,通常經過有一條秘道才能進去。最為有名的秘境,就是現今位於西藏,尼泊爾,緬甸三處交界的“貝瑪軌”,也時常有修行人、瑜?宜蘭民宿氻h在閉關。 1389年,雷欽貴登成為貢塘王的上師。他於1408年圓寂。之後,北藏分為母,子,弟子三個主要的傳承。 以其菩提誓願的緣故,雷欽貴登轉世為掘藏者累登(gterstonlegsldan),他是著名的掘藏大師—雅里班禪貝瑪旺嘉多傑(mnga’-rispan-chenpad-madbang-rgyal,1487-1543也叫哈瑪班智達)的弟弟,其父為蔣揚寧欽、母為左堪康巴靖。並又發掘出三卷伏藏教法。(就伏藏的教法雅里班禪自己也是一位精通北藏傳承的大師,也是一位嚴持戒律的比丘而言,因蓮花生大士乃在家身的緣起,大部分的掘藏者都是在家人,雅里班禪為很少特例)。他在自己閉關所在的山旁建立了一間帳房式的寺院,名為“耶旺究給”(evamlcog-sgar)。並訂定了嚴格的寺規。從此,在家居士持明雷欽貴登的教法成為此出家僧眾團體的主要修行。並加上貝瑪旺嘉本身所取出的竺野寺伏藏—“後續總集”(rig‘dzinyongs‘dus名為全具持明類和祈請第七部之儀軌)。在掘藏者謝若峨色(shes-rab‘od-zer)的鼓勵下,貝瑪旺嘉使得這個教團不斷的成長茁壯,最後,建成“土丹色多見”寺(thub-stangser-mdog-can),五十六歲時圓寂。1550年,貝瑪旺嘉轉世成為札西都佳(bkra-shisstob-rgyal,1550-1607),北藏的教法在他的領導下,得到更廣的發展,他本身是當時十三位藏區統治者之一,也是確立多傑札寺傳承的法王。札西都佳自己也另外再取出三套伏藏教法,分別是“壽命成就三身明集”(tshegrubskugsumrig‘dus),“事業上師法要”(karmaguru’ichosskor),以及“母續心要三義”(margyudsnyingpodongsum)。當時,貝瑪旺嘉所建的“耶旺究給”帳房寺院(此時以改名為“咕嚕貝瑪耶旺究給”)受到當時的藏區實際統治者辛廈巴(zhingshagpa)的壓迫,導致札西都佳本人都因此而流亡到康區。根據傳記,這件事情最後的結果是,在札西都佳到達康區後,他寫了一封信給辛廈巴,說像是你這樣迫害佛陀教法的人,喇呼拉護法(也就是寧瑪巴三大護法之一的摧敵大遍入護法)會馬上予以懲治。當辛廈巴看完這封信以後,馬上就昏倒而死去。 辦公室出租也因此,札西都佳贏得“強達”(byangbdag)的稱號,義為“北藏法主”。札西都佳三十歲的時候,生了一個兒子,名為阿吉旺波(ngagkidbangpo,1580-1639),他被認做是雷欽貴登的第三世轉世。這位上師於1599年,將“耶旺究給”帳房寺院移至衛區(dbus),並改名為“咕嚕貝瑪耶旺究給圖丹多傑札”寺,“多傑札”,義為金剛杵岩,乃是因為寺址,原有一座上有天然金剛杵形狀的岩石。從此,多傑札寺就成為北藏教法與歷代雷欽貴登的轉世駐錫所在地。而阿吉旺波的弟子—丹津諾布,則是將北藏教法傳入「尤牟」地區(yol-mo,今日尼泊爾的Helambu區),這也就是為什麼北藏今日在尼泊爾的藏傳寺院中比較流行的緣故。(從雅里班禪就和該地有很深的因緣) 1617年,當第五世達賴喇嘛(1617-1682)還年輕的時候,他由阿吉旺波那裡接受了長壽灌頂。在長大的過程裡,他進一步接受了北藏的全部教法。在五世達賴喇嘛的密傳中,他自己提到,北藏是最值得信賴的伏藏教法。同時,他也說,他曾經於淨相中親自從札西都佳那裡領受到其他的不共伏藏教授。 阿吉旺波於1639年圓寂。兩年後,蔣達貝瑪慶列(1641-1718)被認證為第四世的持明者轉世。由丹津諾布昇座後,他由五世達賴喇嘛那裡接受沙彌戒與比丘戒。貝瑪慶列除了北藏教法外,同時廣學新舊各派教法。由他開始,北藏的母,子,弟子三支傳承合而為一。他並寫了許多的儀軌與注釋,確定了多傑札寺院的唱頌,金剛舞,供多瑪,壇城等等規矩。貝瑪慶列的著作有十三卷之多。不幸的是,1718年,貝瑪慶列在準噶爾蒙古人入侵的戰亂中,被蒙古人殺死。(當時,敏卓林寺的大譯師羅青達瑪師利,lo-chenDharmashri,相傳因蒙古人提早圓寂,也就是開啟堪欽仁波切傳承,後是清朝驅逐蒙古軍,迎達賴五世回藏,確立格魯巴的政教合一制),同時有三位大導師在五世達賴喇嘛支持下,廣弘教法,這三位即德達林巴(敏令赤欽的先祖)、大辯師冉江仁波切(建立雪謙寺)和白瑪仁增(建立卓千寺)。 第五世的持明者轉世—噶桑貝瑪旺秋(1720-1770),出生於康區的年榮地區(nyag-rong)。他將多傑?農地貸款齒x重新修建起來。同時,他也取出幾種淨相伏藏的修法,都和誅法有關。1729年大圓滿寧體的大尊者吉美林巴出生,之後整合二大寧體傳承為龍欽寧體,集教傳巖傳之大成。之後各寺也有修習龍欽寧體,所以達龍哲珠仁波切也有龍欽寧體的傳承。第六世與第七世的轉世都在年輕時就圓寂了。 第八世的持明轉世,名為噶桑都度多傑(bskal-bzangbdud-‘dulrdo-rje),生於洛札(lho-brag)。他以忿怒法的修持成就聞名。在十八世紀末的藏尼戰爭中(1788-1792),他修法將尼泊爾廓爾喀人逐走,因此而得到清廷授與呼圖喀圖的頭銜。第九世的持明轉世,名為圖丹秋旺亮尼多傑(thub-bstanchos-dbangmnyam-nyidrdo-rje),於1884年生於拉薩,圓寂於1932年。 第十世的轉世,名為圖丹吉美南卓嘉措(thub-stan‘jig-medrnam-grolrgya-mtsho),於1936年生於拉薩。受戒於熱振仁波切,他也從敏珠林寺的勘欽仁波切與敦珠法王那裡學習。他並未逃出西藏,這些年來,仁波切致力於多傑札寺院的重建。多傑札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西藏政府中僅次於內瓊護法的新結洽護法(shing-bya-can),其降神乩童是駐錫於噶東寺(dga’-gdong-dgon),而噶東寺是多傑札寺的屬寺之一。此夜叉護法是所謂的“桑耶寺貝哈五身”(sku-lnga)護法的一員,也就是內瓊護法—貝哈(pe-har)的四位眷屬之一。傳統上,他是木雅(mi-nyag,即西夏)人的特別護法,也是錫金王室的不共護法(錫金王室和北藏傳承有密切關係)。在伏藏“蓮花遺教”(pad-mabka’-thang)中記載,當西藏遭受蒙古的入侵時,修持此尊護法特別有用。此護法的降神乩童在西藏政府中被稱為“噶東法王”(dga’-gdongchos-rje),他主要有兩樣工作,一樣是掌管天象的預報與控制,另一樣就是對轉世仁波切在何時何地轉生做出正確的預言。目前在印度達姆撒拉重建噶東寺。多傑札寺一共有十一位轉世仁波切。 ▲ 「白玉傳承」教理的學習和實修 – ????年 第一位法座持有者,大持明昆桑謝拉較知名的前世為佛的兒子「羅喉羅」尊者和「根延它摩塔」尊者以及印度大師「吉祥獅子(師利星哈)」等。在他的領?銀行利率氻坐U,白玉寺擴充至三千人之多的大寺院﹔並且經由教理的學習和實修,佛陀的教法在此不斷的增上和廣泛地流佈。在他無數的弟子之中,他最早的心子是貝瑪龍卓嘉措。另外還有四個來自后地方的偉大的心子:舍巴耶喜,蔣甘阿貝,雄干貝丁和臧嘎多傑塔。 他們各自建立了他們自己的法座寺院。 舍巴耶喜建立了拉孜寺,蔣甘阿貝建立了蔣甘寺。雄干貝丁所建的雄甘寺,臧嘎多傑塔的臧嘎寺。這四座寺院以及札口的偉瑟林寺廟成了主要的寺院,由此發展出其他的分寺。由這五座寺廟分出了一百座雄偉的寺院,再由此分出無數的子寺院。 ▲ 「敏卓林傳承」教傳與巖傳合一 - 1695年 寧瑪巴所謂之教傳乃是由本初佛普賢王如來無間傳至現在,其一為中藏之「朗」傳承;另一則為德達林巴傳尊者再擴大於卓千寺傳承及白玉寺傳承之東藏「康」傳承。 依據敦珠仁波切所頒賜其漢地弟子-索南秋奇嘉稱(福德法幢-劉銳之上師)之教、巖傳傳承表,德達林巴與尊者分屬教傳第卅七、卅八代,及巖傳第十三、十四代傳承持有者。 敏卓林開寺祖師「德達林巴」於西元 1646 年火狗年藏曆 二月初十 誕生,母親為揚金卓瑪;出生時有許多吉祥徵兆如地動、天空出現彩虹等。德達林巴自小從父親學習,八歲起開始替代父親灌頂傳法,依止以父親及五世達賴喇嘛為主的二十五位上師 (與五世達懶互尊對方為上師,相互傳法灌頂) 。 德達林巴十八歲及二十二歲時分別從「雅瑪瓏」及「雅瓏謝札」兩處蓮師聖地,以及在三十一歲和三十五歲從「歐嘎察」及「謝馬達古」等聖地取出四個甚深岩藏法(長壽佛總集、金剛薩埵及忿怒蓮師、大悲觀世音菩薩法,降伏死魔大威德金剛法);並將這些法傳予五世達賴喇嘛,而達賴喇嘛亦由此而得到甚深加持,其後將這些教法弘揚於西藏。巖藏師德達林巴並不注重個人法門的傳揚,而致力於教傳及巖傳合一教法的弘傳。 德達林巴與其弟大譯師「達瑪師利」為西藏雪域教傳及巖傳教法合一的開宗祖師。 德達林巴於四十九歲時(1695年)在西藏拉薩南部創立了敏卓林寺(《敏》意為成熟,《卓》為解脫,合起來就是成熟解脫之意涵,《林》為寺院) 。敏卓林傳承在沙壇城、手印 室內設計、金剛舞、唱誦及多瑪製作上皆有獨到殊勝之處,而戒律傳承也從寂護大師一直無間斷傳至敏卓林。 敏珠林傳承,有一個特殊的慣例,即為『長子為董瑟,次子為堪欽』,次子必須出家成為『堪欽』仁波切。 ▲ 「雪謙傳承」復興寧瑪教法於康區 - 1695年 1695年,冉江‧滇佩‧賈參(Rabjam Tenpai Gyaltsen),奉第五世達賴喇嘛之命,前往康區建立一座寧瑪巴寺院,以興繼迭遭蒙古軍隊破壞之寧瑪巴教法。冉江‧滇佩‧賈參是一位不分新舊教派的大賢哲,也是第五世達賴喇嘛的三位極著名之寧瑪巴信徒及心子。 當他抵達康區,蓮花生大士化現,指示冉江‧滇佩‧賈參在一個狀似躍獅的白色岩石附近興建寺院,並授記:「他將為佛法帶來無限廣大的利益。」雪謙寺於是成為康區的佛法中心,並逐漸擴展成近乎一百六十餘個寺院。並孕育出許多出名的學者和無數的成就者,使它很快地成為寧瑪巴傳承的六大主要寺院之一。 許多大師都住在這裡,並在這授業,如雪謙大班智達翁珠吉美圖多郎嘉(Ontrul Gyurme Thutop Namgyal)。蔣揚欽哲旺波(Jamyang Khyentse Wangpo)、蔣貢康慈(Jamgon Kongtrul)和巴楚仁波切(Paltrul Rinpoche),都曾在雪謙寺接受翁珠仁波切的教導數年。雖然米龐仁波切(Mipham Rinpoche)並不依附任何寺院,但他常說:「雪謙寺是我的家。」 ▲ 「龍欽寧體」復興寧瑪教法於康區 隆欽巴時代,結合二大寧體及一些寧體傳承,合為龍欽寧體,這個名字是在吉美林巴時有了完整的傳承,吉美林巴有二位心子,吉美林巴把完整的龍欽寧體傳給其中一位心子,即第一世多足千仁波切。在第二、三、四世的多足千仁波切時,仁波切不斷傳法給六大寺系,才有龍欽寧體廣大的傳承。 中間曾不斷有合併的傳承,如貝諾法王等,但是龍欽寧體的唯一持有者就是多足千仁波切,也只有多足千仁波切,不只是口傳、教、心、幻和經傳都合一,注入累世的多足千仁波切。「龍欽寧體」 是不屬於寧瑪巴六大寺系中任何一個寺系,而是唯一龍欽寧體的傳承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節能燈具  .
創作者介紹

緣品顧問有限公司

ql64qlim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